青栀

慕修多年。
增名祁南修。

【林方】斯文流氓/02

#主cp林方,副cp昊翔
#主要写的爽
#ooc







恰好是周末休息的时间,趁着唐昊不注意,方锐索性打开手机登录了某宝,将早已死死记住的店名输入了搜索框,不多时方才浏览过的店铺就占据了手机屏幕。

某宝店铺么..当然从客服入手了!

本着为室友做贡献的心态,重点是满足满足自身好奇心,方锐打开了客服的聊天窗口。

锐哥帅气又正直:嗨嗨嗨!在吗?

斗神:您好,在的。xx情趣用品店为您服务。

锐哥帅气又正直:别别别,你后面那句听着我慎得慌。

斗神:哈哈,那要我怎么说?客服大大为您服务?

“咳!”方锐成功的呛到了。

锐哥帅气又正直:你还真有娱乐精神啊。言归正传,客服大大知不知道一个id叫做唐三打的顾客?

斗神:抱歉,顾客方面的事情我可不能透露。

锐哥帅气又正直:得,这都不能说,我是他室友,关心关心他感情状况都不行啊?看我这么重义气你有没有被感动?

斗神:当然,不过透露消息您还是别想。

靠,玩儿我呢!方锐气急败坏。

锐哥帅气又正直:那是不是要塞点儿小费?先说好,锐哥手头紧,多了可没有。

斗神:抱歉,这个是真的不行。要不然我叫您一声锐哥?您就放过小的吧。

“噗。”方锐又一次笑出了声,这个客服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好玩呀。

锐哥帅气又正直:诶小弟呀。小弟就听大哥一句劝呗?买了什么,我就想知道他买了什么。

斗神:这可不行,身为客服就要保护客人的隐私。

方锐没辙了,放下手机细细回想方才的对话,他竟然能够在脑海里勾勒出对方的模样来。

正是这样的阳光,暖洋洋的也不猛烈。男人坐在电脑前打字,修长指尖在键盘上灵活的跳动,嘴角挑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温和笑意,阳光勾勒出他的侧颜,是格外的好看。

最好是带着一副眼镜,扮着斯文但其实开这种店的人都是流氓。

方锐没忍住学着想象中的男人一样勾起嘴角。

等等我在想什么啊!骤然回过神他又有些懊恼。真是...一个才聊了几句的客服而已,至于吗!

不过..还有更令他懊恼的事情呢。

“方锐?”骤然入耳的嗓音低沉但十分熟悉。

“唐昊??”方锐一惊,就看到唐昊拿着他的手机晃了晃,“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就刚才,你走神的时候。”唐昊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看,“你逛这种网站?还是..看了我的电脑?”

“没没没昊昊你相信我我那么正直怎么会看你电脑呢?”方锐黄少天附体似的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他喘了口气儿,忍不住伸手揩了揩额上汗珠,脸上笑容实在是心虚得很。

“那你为什么进这种网站?”

“.....”方锐的确是虚的,大脑飞速运转也没想出什么合理的解释来,最后一咬牙当机立断说出了一个惊人的谎言,“我看上这家店的客服了!”

tbc

【林方】斯文流氓/01

#又名:一家情趣用品店引发的血案
#名字有病
#主cp林方,副cp昊翔
#cp带感,脑洞带感
#可惜文笔不带感,ooc






方锐有个室友叫唐昊。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还算正直,个子高挑,脾气冲,一言不合就能打起来的那种。

当然这只是方锐的主观臆断,唐昊嘛,性子冲是真的,打人这种事儿还是很少做的。

主要原因就是方锐自个儿嘴欠。

说得直白点儿,就是欠揍。

不过最近方锐很疑惑,因为唐昊不知在忙些什么,最近的心情总是格外的春光灿烂,在他眼里似乎连方锐都可爱了许多。

这不对啊?方锐疑惑。男人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一个不错的晴天,阳光透过窗户撒进了室内的每个角落,唐昊似乎是去学校门口接快递了,待他走远了,方锐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机会来了。

大约是走得比较急,唐昊的电脑没关,方锐当机立断,趿着拖鞋就去看他的电脑。

我这不是关心室友吗?情有可原啊!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娴熟的控制着屏幕上的光标打开了浏览记录,方锐的大脑一下子当机了:

这不是x宝上的情趣用品店吗?

一条.两条.三条……细细数来记录还不少!

听到楼梯口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手忙脚乱的关了电脑,一个箭步飞奔回床上装模作样的拿起手机,一脸镇定。

唐昊只是狐疑的瞥了他一眼,也没多问什么。毕竟,这个室友不正经的时候可多了去了,指不定他又搞了什么恶作剧呢!

但是方锐可就没表面上的镇定了。

唐昊这是..谈恋爱了?难不成女方性欲还挺强?

脑补了一番胸大水多的女人娇滴滴的叫着昊哥哥的场景,方锐成功的被自己的脑洞惊出了一身冷汗。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自认为自己是中国好室友的方锐,决定去探探唐昊的口风。

“昊昊呀~”他刻意压低了嗓音喊出了一个略微羞耻的昵称,“最近在忙什么?”

不过很显然这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反倒是让正在打游戏的唐昊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儿就被竞技场里的菜鸟灭掉,他爆了手速解决了对手,深呼吸压下了想要想揍人的冲动,语调波澜不惊:

“还能有什么,写论文,打游戏,吃饭睡觉。你想问什么?”

“我说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没有在学校里找个女朋友啊?”

“女朋友?方锐你吃错药了?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唐昊无奈,“没有,当然没有。”

“是吗?这种好事儿可不能瞒着兄弟啊,像我这样尽职尽责要帮你物色女朋友的室友已经不多了。”方锐煞有介事的拍拍唐昊的肩。

“真没有,我对天起誓行不行啊?”

“那好吧,要是有想法了记得带回来看看啊。”

唐昊没有理由对自己撒谎,那难道是....男朋友?

方锐又一次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啊,他这次还真猜对了。

先从那个情趣用品店入手吧。默念了几遍店名,方锐下定决心。

tbc

【双花】待到山花烂漫时[09-11]

#热度低到想弃坑
#短,短
#ooc





09

以后的日子便像温水煮鸡蛋一般的不温不火。

荣耀联赛自然是一如往常进行得如火如荼,霸图这赛季可足够强势,即便林敬言退役也丝毫未受影响,宋奇英已经开始学着独当一面,稳打稳扎,不声不响的就把常规赛第二占的死死的。

第一自然是轮回,无论说周泽楷江波涛还是孙翔,都胜在两个字:年轻。

没有必要收敛锋芒,就如同出鞘利剑般直指冠军的年轻。

“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老将的厉害。”某天,窝在孙哲平怀里的某个首席弹药看到了这番评论,笃定的反驳道。

他的指尖弯曲紧握成拳,眸里是仿佛万千繁花绽开的决心。

“好啊,这赛季得冠军?”

“当然!”张佳乐振臂高呼,拳头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然后他就发现孙哲平捂住了下颚。

“大孙!你没事吧?”张佳乐似乎吓坏了,急急忙忙的就伸手触摸,“痛不痛啊?”

孙哲平其实是挺喜欢看他焦急模样的,特别还是为了自己,真是..可爱啊。

下巴的疼痛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他捉住张佳乐作乱的手,冰凉的唇瓣贴过去在指尖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加油啊,我的冠军。”

10

常规赛过去似乎就是一转眼的事儿,义斩自然是没能进军季后赛,夏休期已经开始,孙哲平索性就直接跟上张佳乐季后赛的脚步了。

用楼冠宁的话来说,就是“有了媳妇忘了战队”。

对此孙哲平只是一笑置之,他自个儿媳妇还是得靠自个儿宠的。

第一场比赛还是百花,百花这赛季走的也算磕磕碰碰,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配合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再加上战队有新人过来的磨合问题,不过幸运的是最终还是勉勉强强挤入了季后赛。

张佳乐自然是不愿意对上百花,昔日母队的情谊不可能说消就消。就像是太阳落山后天空中的余晖,亦或是走过的路上留下的足迹。即便是真正放下了,也不可能完全摒弃那一丝怀念。

孙哲平不行,张佳乐也不行。

更何况,还是将百花断送在夺冠路上。

孙哲平不希望百花输,但他更希望张佳乐赢。

别忘了,他们的孙队,可是个有了媳妇就忘了战队的人。

11

夏季的k市气候湿润又炎热,深吸口气,有温暖的水分子通过鼻腔进入肺部,仿佛还有水的香味儿似的。

有一次陪张佳乐来到这里孙哲平不由得有些感慨,目的相同,复杂的心绪也相同。

希望结果也会相同。

回想起上次的经历孙哲平又不安起来。

上次类似的经历他一点也不想再体验,但是充斥着大脑的不详预感总是在提醒着他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tbc

【双花】待到山花烂漫时[04-08]

#中考完毕,满血复活
#帅气一个乐和更帅一个平xx
#ooc




04

这一场张佳乐打得格外奔放,弹药专家的光影如同法力不要钱一般的疯狂堆砌,的确足够绚烂。

满天繁花遍布整片区域,甚至于百花的每一个角落。

孙哲平突然想起了自己对他说的话。

“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即便这依旧是百花粉最怀念的光景,但孙哲平明白,张佳乐是真的放下了。

05

夜半三更。

孙哲平是被一场梦所惊醒的,梦里的张佳乐神色冷冽,拿猎寻指着自己,眸里是孙哲平从未见过的高傲与讽刺。

他嗤笑一声也没有开枪,而是转身离去。

孙哲平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抓住。

梦醒后他已经是满身冷汗,学着梦中人的样子嗤笑了自己内心的那一丝惊惧,翻了个身正要接着睡觉时,才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有一次回想起方才的梦,孙哲平的额上冷汗涔涔。

那点儿不好的预感在脑海里不断放大,孙哲平翻身起床,草草的披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他一定要找到张佳乐,无论如何。

06

月明星稀的夜晚,黑幕之下四周都被撒下了一层银粉,幽深,静谧。

半夜的出门实在过于出人意料, 哪怕是恋人,孙哲平也不知道张佳乐会去哪里,该去哪里。

焦躁。

指尖微屈紧握成拳,本以为这次行程不长他没有带药,而现在左手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他也不愿停下。

量力而为?孙哲平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词。

他只懂尽力挥洒的狂热快感,量力而为?与其遇到那样的遗憾,倒不如大干一场。

强迫自己冷静,再冷静,青年棱角分明的脸上神色执著,指尖因为持续的用力而有些发白,壮硕的手臂上青筋暴动,显然情绪不太稳定。

他还是没有找到张佳乐,一直没有。

那个神采奕奕的少年有多重要他心知肚明,也因此不愿意给自己留下遗憾。

你在哪儿?

07

突然一阵剧痛传来,紧绷的神经骤然切断,孙哲平软倒在了地上。

“抱歉。”

音色清亮,语调低沉。

08

再次苏醒时孙哲平已经在宾馆的床上了,昨夜的记忆清晰又模糊,宛若一场梦。

他用手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张佳乐正睡在自己身侧。

像个八爪鱼一般的抱着被子,眼睛紧闭显然是还未苏醒,睫毛长长的拍打在脸颊上,深红长发还有几缕粘在了额间。

孙哲平没忍住,在他红润的面颊上留下了一个口水印痕。

那人似乎是恢复了一丝神志,迷迷糊糊的就抱着孙哲平胡乱的亲了一通。

无奈,却又异常满足。

他没有刻意叫醒正在熟睡的张佳乐,比赛辛苦是一个方面,更多的是这样的宁静孙哲平实在不愿打破,延续了飞机?那再订就是。

始终耿耿于怀的,是昨夜的记忆,似梦又非梦。

tbc

【双花】待到山花烂漫时[01-03]

#ooc和私设
#毫无逻辑的碎碎念
#应该会带新双花玩儿
#题目有病


01

在孙哲平眼里,张佳乐一直是最好看的。

染得深红的头发看上去有点儿毛燥,松垮垮的束在脑后,他本来是属于偏瘦的一类,在霸图那种环境下似乎也有壮实起来的趋势,嘴唇的颜色是恰到好处的红,眼睛亮亮的,睫毛长得让女孩子都觉得嫉妒。

他的眼泪不多,有什么事情都习惯于独自扛着,眸中闪现的倔强让孙哲平觉得心疼,还有一种无法保护好他的负罪感。

对于他所承担的一切多数荣耀粉都耳熟能详,燃尽一切的百花,背负骂名的转会,还有四个亚军。

孙哲平也会痛恨自己退役后两耳不闻窗外事,让张佳乐一人背负了这一切,自己却想一个缩头乌龟一般躲起来,连现在他身边帮他的勇气也没有。

懦弱,这本是孙哲平最痛恨的东西,他的性格也丝毫与这沾不上边。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是无比的懦弱。

02

他们的关系确认的很快,一如繁花血景席卷联盟一般不见丝毫拖泥带水。

或许是在百花的日子里对于彼此的心意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当初年轻的他们却又心照不宣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退役、转会。被外界的舆论压的喘不过气来,闲暇时也会想起当初的绚烂,深夜时分身处异地的两人默契的看着第三赛季留下的照片,最后也只能自嘲的告诉自己这是回忆。

孙哲平从不认为自己会有这么矫情的时候,但像他这样的人总归还是会有软肋。

重逢之时汹涌的情感终于难以抑制,那天炙热的唇瓣相接也未能让他们清醒半分。

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仿佛本该如此一般,他们在一起了。

03

对象是对象,对手是对手。

他们都不像是会为了对象而舍弃比赛的人,对于荣耀绝对的狂热自然是毋庸置疑,更何况他们还真不会允许对方这么做。

也许方才义斩与霸图的比赛才让他们针锋相对,但下一刻又会拥抱在一起缠缠绵绵。

这赛季霸图的冲劲不像四大天王刚刚聚首时那样猛,即便锐利有所收敛,但是他们找到自身应有的节奏后也实在可怕。

霸图客场百花的比赛孙哲平恰好不用上场,他也就陪着张佳乐去了k市,仿佛回到主场的感觉让孙哲平不由得感慨万分。

口口声声说要张佳乐斩断过去,其实自己和他也没多少分别吧。

不过孙哲平向来过去和现实分得格外清楚,就像他知道现在张佳乐已经属于他了一样。

“乐乐,”他侧过脸看看身边的人,“要不然我们以后一起住在k市?”这里有我们最好的记忆。

后半句他没有说出来,因为张佳乐会懂的。

张佳乐似乎怔了怔,然后白了他一眼;“我家一直就在这里,难不成要我跟你去B市?”

“跟我去B市有什么不好?”孙哲平反问他。

“嗯..也不是不好,反正你刚才说了,我们以后就住k市了。”

他的目光透着些狡黠意味,唇角挑起一个带点儿得意的弧度。

还记得刚来霸图时张佳乐变得有些忧郁,电视里看到的他一度让人觉得陌生,而现在这个神采飞扬的张佳乐似乎才是最真实的,也是孙哲平最愿意看到的。

就像当初在百花一样,年少时的气息似乎还萦绕在他的身遭。

晚上的比赛孙哲平是坐在观众席上看的,虽然身为选手的家属,但毕竟是义斩人,在霸图的那边看还是不太好。

开场的时候那边于锋似乎与张佳乐对视了一眼,目光所及似乎有火花闪动。

不是火药味,而是一种意味不明的东西。

是错觉么?孙哲平疑惑不解。

TBC

【江周】岁月如歌

#第一次写温馨的江周,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次。默
#ooc和私设,大写一个渣
#时间线是倒着的
#中考完回来高产

99
江波涛的一生说来还算是平静,最大的波澜也无非遇见荣耀和周泽楷。
在生命终结之时,他将自己与周泽楷葬在了一起。
连同无浪的帐号卡。

98
周泽楷离去的时候很安静,像他本人的性格一样。
他依旧与生前一般模样,甚至嘴角的弧度也没有半分变化。
岁月不曾给他留半分情面,昔日的联盟第一人现在也已经头发斑白。
他的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枪穿云的帐号卡。
江波涛拭了拭眼角的泪水,眸光柔和。
周泽楷离世前的话将伴他余生。
“江,别难过。”
那个即将离去的人甚至要起来擦擦他的眼泪。
“会一直等你,别太快过来。”
他们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就像往常一样。
然后便再无声息。

97
白头偕老是最好的结局。
江波涛很庆幸,因为他遇上了。
从前就幻想过的场面终归还是实现了,无论是队长还是副队都成了糟老头子,脸上满是生活刻下的痕迹,笑起来仿佛成了一朵花儿。
夏夜清凉,葱郁的树上有知了在唱歌,树下的两人躺在摇椅上,诉说着年轻时的回忆。
没有英雄已老的感慨,只有淡淡的温馨。
因为他们拥有一个毫无遗憾的年华。

96
日子一天一天趋于平静。
他们逐渐变老,再不复当初的意气风发。
偶尔也会拿出那些冠军戒指,指尖摩挲着上面的纹痕覆上一层薄薄的体温。
江波涛总喜欢给周泽楷带上戒指,然后在纤细的指尖上留下一个吻。
“说起来我真是幸运啊,进入了轮回,得到了冠军,遇见了小周。”

95
江波涛花重金买下了两张帐号卡。
毕竟是昔日的职业选手,更何况轮回对他们十分重视,一些积蓄总还是有的。
不是不想让两张神级帐号卡在荣耀赛场上发光发亮,终究还是希望自私的把那些曾经好好珍藏。
他把一枪穿云送给周泽楷当做礼物。
“喜欢吗,小周?”言笑晏晏。
“嗯。”
回应他的是一个炙热的拥抱和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哼。

94
他们婚礼的那天是一个美好的晴日。
异国的教堂里没有太多宾客,司仪庄重肃穆的在说些什么,可江波涛只觉得紧张得很。
西服领带,鲜花芳草,美好的像是场梦。
面前熟悉的人儿眼睑微垂,嘴唇紧抿正如往常。
“我愿意。”
对方温和的声线像是重锤般直击江波涛的心脏,紧张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欣喜与幸福。
教堂里掌声雷动,送给他们最好的祝愿。

93
阴沉沉的雨天。
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一边,另一边是双方的父母。
两位正副队竟是难得的有些紧张。
说起来同性恋在这个中国并不是多么多受待见,可他们也的确想得到父母的祝福。
“咳咳。”是江波涛的父亲率先打破了平静。
“我们没你们想象中的迂腐,只要孩子喜欢,我们做家长的当然也会高兴。”
守得云开见月明。
视线相接,他们不约而同的弯了弯嘴角。

92
周泽楷惊愕的看着手上的戒指。
三个冠军戒指,外加一个求婚戒指。
都是江波涛帮他带上去的。
没有特别的日子特别的地点,普通的午后在最熟悉的家里。即便如此,在两人心里都觉得特殊得很。
这么多年的情侣,不经意间的指尖相触,周泽楷的脸颊竟然还有些发烫。
最俗套的单膝跪地,但在周泽楷心里,却溢满了惊喜与甜蜜。
“小周,四个戒指都在了,要不要考虑,嫁给我呀?”
“好。”虽然嫁这个字儿的确奇怪,但周泽楷又哪顾得上这些。
他男朋友等着呢,还不赶快答应?

91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同时退役的,在轮回一举夺得第三个冠军以后。
带着冠军退役,大概是职业生涯最好的结果吧。
面对记者的提问,周泽楷闷闷的回了一句:“够了。”
江波涛一如往常的温和得体:“哈哈,能带着冠军退役是我的荣幸。会一直不忘荣耀不忘轮回。”
他看了一眼周泽楷,目光突然坚定起来。
“我们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90
他们的初夜在轮回,得到第二个冠军以后。
酒味和其他液体的淫靡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毫无章法的挑逗和顶弄,死咬着嘴唇却还是难免溢出的美妙声音。
令人沦陷。

89
周泽楷的确很焦躁。
他的副队兼喜欢的人三日夜不归宿,训练完成就跑,实在很难令人不多想什么。
垂下目光思考一番,还是抑制住了询问的想法。
别打扰了别人的私生活呀。他告诉自己。
晚上他终于得到了江波涛的回应。
一封信,一束花。
是最古朴的信纸,也是周泽楷最喜欢的颜色。
小周:
满心想着看到你吃醋,哪怕是一声问候也好,现在看来我可能等不及了。
喜欢男人在他人眼里可能会奇怪,但没办法,我就是喜欢你。
这三天在外面我买了房,尽可能的遵循着你最喜欢的样子,也希望你有朝一日,能成为这里的主人。
放心,你不接受也没关系,我就是想说出来而已,以后,还能做队友的是吗?哈哈。
                     From.江
周泽楷没说什么,只是打开手机向他的副队发了一条短信。
“喜欢。”
又怕他不明白似的补了一条。
“喜欢江。”

00
“哈罗你好,我叫江波涛。”
“周泽楷。”
目光相接,像是有火光迸溅。
岁月如歌,也许从初见开始,他们就注定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Fin

【江周】约法三章

#好像是哪天深夜60分的关键词?
#不管不管,江周就是这么傻白甜
#ooc












01
“江,约法三章。”
当周泽楷第五次因为手抖而使那个神枪手小号差点儿被小怪灭掉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实际上他正值当打之年,职业选手的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有问题的是身边那个作乱的副队。
此时的江波涛正埋在他的颈窝处磨蹭,一脸享受的模样。
脖颈的位置本也敏感,若有若无的酥麻使他再次打了个哆嗦。
原来也不是这样的呀?
周泽楷痛苦的想。
察觉到敲击键盘的啪啪声停止以后,他的江副队终于舍得抬起头来,眼神迷惑:
“嗯?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指指他,又指指电脑屏幕,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约法三章。”
“什么约法三章?”江波涛一副更加疑惑不解的样子。
“装。”周泽楷索性偏过脑袋不理他。
“好吧好吧,小周你认真的?”见自家小男朋友似乎是生气了,江波涛笑着扯扯人衣角。
“认真的。”
“好。”江波涛正色,“小周要怎样约法三章?”
“...游戏的时候,不碰我。”很显然周泽楷这是早就想好了,表达速度之快他这辈子也没有过几次。
“好啊。”
没想到江波涛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意外的同时,周泽楷又有些释然。
不过他们终究还是恋人,虽然江波涛没有表达什么其他情绪,但周泽楷还是补偿性的压上了对方的唇。
对于他的主动江波涛似乎有一瞬的怔愣,然后很快抢占了主动权。
还在副本里的某个小号孤零零的立着,无助得很。
02
周泽楷觉得不适应了,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快。
江波涛不只是游戏时不碰他了,连日常生活中的距离似乎也远了许多。
这对正副队在轮回是出了名的闪光弹,墨镜都不知道碎了多少副了,突然没那么闪了,这让轮回众人都觉得奇怪,想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大家又都默契的没有开口询问。
当然其实还有人是例外的。
“副队啊你和队长怎么了?”
是午饭的时间,天色还有些阴沉,感受到队内气氛微妙,孙翔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我们?挺好啊。”依旧是江波涛笑眯眯的回答。
“怎么这两天没那么闪了?虽然这是好事儿,但还真是不适应....”某个斗神一边吃饭一边小声的嘟囔着。
“放心,我们当然还是很恩爱啊,是不是,小周?”
“嗯。”周泽楷闷闷的应了一句。
03
就像提出约法三章一样,解除也是周泽楷主动的。
“不约法三章了?”江波涛的情绪没多少变化,仿佛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嗯,受不了。”周泽楷坦然的点点头。
“那....小周有准备违约金吗?”江波涛的手早就不安分的揽上了周泽楷的腰,说实话,看着那个可爱的人儿却只能忍住不去触碰,实在让他难受。
“违约金?”
“是啊,毁约都要付违约金的。”
“恩...要什么?”看着面前的人不怀好意的神情,周泽楷觉得有点儿虚。
“恩..也没什么,小周满足满足它就好了。”江波涛捉着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摸到了裤裆的位置。
“??”
04
还是要约法三章的。
周泽楷揉着酸痛的腰,悲愤的想。

但是,会有用吗枪王大大?
江副的心也脏呀。
Fin

【叶蓝】起床气[r18]

#我又喜欢上新cp了,杂食如我
#ooc
#一场对戏的引申
#一锅不好吃的肉
#叶神生日快乐
#看不到的私信我啊

直接了当一个链接
没办法我不会啊啊啊啊啊
http://www.jianshu.com/p/29e67702a9fe

祝食用愉快ww

【双花】春来发几枝

#好久没产双花了
#古风paro奇怪的文风
#ooc
#食用愉快

【对了fo数要追上关注数了……感谢小天使们关注这个懒癌的渣渣。顺便想炖肉,有什么想看的cp吗——没有我就默认伞修了。】








『昔我往矣』
张佳乐一直记得当年与孙哲平初遇的时候。
天空下着小雨,冰凉的雨丝顺着他的衣领划过脖颈,带来阵阵寒意。
碧绿的柳枝随着春风摇晃,若在诗人眼里定是一首完美的诗。
可惜他张佳乐哪是什么诗人,况且,他现在倒在地上,也没那闲情逸致作诗。
不过在孙哲平眼里就又是一番景象了。
细细密密的雨点里,少年有些狼狈的躺在地上,酒红色的发丝凌乱的披在脑后,有几缕还不安分的跑到了额前,眼睛死死的瞪着他,满目都是怨恨。
决斗输了,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这样的少年,还真是莫名的讨人喜。
突然发觉脑海里的愿望开始圆满,那个曾经想过无数次的两个人走江湖的场景。眼前的人儿与想象中的身边人完全契合,然后谁也替代不了。
这样的发现让他有些欣喜又有些恐慌,欣喜自是不必多说,恐慌却是因为害怕,害怕终有一天他再也离不开面前的人。
害怕么?其实孙哲平自己也未曾想过,他会有害怕的一天。
不过他哪会管那么多,既然害怕,那就别让这个人离开自己就是了。
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一袭蓝衣的少年收起重剑,声音有些沙哑:
“你的武功看起来不错,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闯荡江湖?”
张佳乐微微怔了怔,刚刚还是敌人却突然收到邀约让他觉得不自然,待回过神后也连忙点了点头。
不知道那时的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就是觉着,身侧有这个人相伴,似乎也不错。
他们叫双花。




『杨柳依依』
他们决定去参军时,正是春天。
柔软的柳枝低低的垂着,映衬在蓝天下显得美好之至。
都是大好男儿,又有哪个没点儿从军报国的理想。
双花二人自是不会例外。
晴朗的午后,张佳乐拉着孙哲平大谈理想,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光。
孙哲平只是听着,偶尔插上两句。他实在不忍心破坏这样的场面,那个像太阳一样的少年让一切都黯然失色,也让他移不开眼。
尚还年幼的他们不懂什么是喜欢,两人中间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即使觉得对对方的感情过于深厚,他们也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破。
说白了就是害怕,沙场这种地方,谁又敢说自己一定能活下来。




『今我来思』
果真,沙场这种地方,是什么都说不准的。
当张佳乐知道孙哲平被敌军一箭射下马的时候,手中的长剑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那位通风报信的战友也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张佳乐这样的神情,惊恐,无助混杂在一起,一点都不像那个平日里那个随和乐观的张将军。
他不知道的是,孙哲平对于张佳乐而言,有多重要。
是超乎一切的重要。




『雨雪霏霏』
最终孙哲平也没死,只是伤了手臂。
这让张佳乐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再次恐慌起来。
伤了手臂说明……不能再留下了。
这意味着孙哲平从此终结了梦想,而以后的日子,张佳乐也只能选择一个人面对。 对于这个,孙哲平只是淡然的笑了笑: [你可以的,乐乐。]
这是张佳乐第一次听到孙哲平叫自己乐乐,亲昵的称呼像是那人的重剑刺入心脏,躲也躲不开。
内心一片百花缭乱。

分别时已经是深秋,中原的树叶想来早已是扑簌簌的往下落,可惜这是边塞,只有无尽的黄土沟壑。
不知是谁在这儿种了一棵杨柳,在这样的风景下格外显眼。
可惜柳树早已因禁受不了干渴而死去。
孙哲平就这样折了一支枯枝给了张佳乐。 [再见。]
少年骑着骏马绝尘而去。
空留马行处。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毕竟要分别了,谁也不想拖累谁。




『春来发几枝』
又是一年春好处。
战争结束,举国欢腾,张佳乐也回来了。
作为功臣的他自也是少不了一番奖赏的,然而,回到中原,第一个等到的,不是皇上的诏书,而是孙哲平。
见到多年未见的人,对于对方的思念也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
再也不愿顾及他人的目光。孙哲平揽过人的腰,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一切不言而喻。
柳枝轻轻晃动着,像是在祝福着他们。
无论多久的分别,都无法阻止他们在一起。
张佳乐手中紧紧攥着的,正是一截枯枝。 Fin

【伞修】大师你真的会算命?

#没啥逻辑的东西,注意避雷
#ooc
#伞修伞无差
#与荣耀无关,关于沐秋大大将离家出走的叶神拐♂回家的故事
#想炖肉











叶修挺无奈的。
不就是来买盒烟吗?还得碰上这样的事儿。
[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要不要来算一卦?]
一个少年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
少年长得挺好看的,比某些姑娘还要清秀,浅黄的短发,晶亮的眼眸,匀称的身材,简直是无数少女心里的梦中情人。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不像是算卦的。
这么个小伙子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以算命为生?谁信呢?
不过,他现在被缠上了,怨谁呢?怪被张佳乐传染了运气?
远处的张佳乐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诶诶少年啊呸大师你先冷静啊……]没办法,走不掉了,那就先老实点吧。
不过这样真的不是在强迫消费者?侵权了啊大师!
待他老老实实的坐下,那位大师才开了口[少年你好,我姓苏,你叫我苏大师就好。]
苏大师?还真装起大师来了?叶修暗暗吐槽。
不过这人还真有趣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亦或是因为天气很好或者周围的风景不错,对于这个自称为大师的人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排斥,反而觉得可爱。
[咳咳,苏大师。]叶修轻了轻嗓子,佯装严肃的叫他,然而却没能掩饰住声音里的笑意。
从不自觉溢满愉悦的眼眸也挺容易看出,听见这个称呼少年也是挺高兴的。
[来,伸出手给我摸摸。]他的声音其实是很好听的,带着些少年的朝气与温柔。
[好啊。]叶修也不含糊,直接伸出手放在了桌子上。
少年的指尖接触到他的手时叶修轻轻的颤了颤,虽然叶修也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了,但很显然恋爱方面的经验是完全没有的,更别提拉拉小手,因此,少年算是第一个碰他的手的陌生人的。
这位苏大师神情严肃,手指轻轻挪动着,而在叶修的感受下,就像是猫爪一下一下挠过来,从手掌到心房,痒痒的,有些难耐。
[结束了吗?]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两人的影子被下落的太阳逐渐拉长,叶修终归还是有一点儿不耐的。
[手真好看……啊呸我是说,少年你叫叶修是吧?]
[是。]
[叶修……叶修……今年15?]
[不错啊都答对了。]
[恩是这样的。]少年的神情突然严肃了起来,[你不日将会有一场大劫,处理的不好将会有血光之灾……]
[得了吧这个我不信。]叶修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每个算命的都是这么说的。]
[我说的是真的。解决嘛……]他突然咧嘴笑了。
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样的笑容,阳光灿烂都显得太单薄。它穿过瞳孔直击内心,在叶修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那就是找一个叫苏沐秋的人,然后跟他回家。]
[苏沐秋?我上哪儿找他去?]
[真巧啊,我就叫苏沐秋。]
Fin
番外一
[啧啧,没带卦钱吧。]苏沐秋有点无奈的看着他东翻翻西翻翻。
[我本来就是来买烟啊,是你硬拉我来算卦的好不好?强迫消费者我要去告你了啊。想让我饶了你那就免了卦钱。]
[那好吧……]苏沐秋笑了笑[反正你都要跟我回家了。]
番外二
[诶话说沐秋你当初怎么会想到算卦这一招的?]
[你猜。]
看着因为他的敷衍而有点儿恼怒的恋人,他笑了笑。
[还不是因为你离家出走啊,那我不还得做做善事收留你喽。谁知道你来不来,那就找个合理的理由呗。]
[算命这种事儿你确定真的很合理??!!]
Fin
顺便偷偷告诉你们苏大大要收留叶神是因为叶神的手好看嘿嘿嘿。